2020-01-31

美的聚會,迢遞千里|晶美術館.北京學術交流活動紀實

美的聚會,迢遞千里|晶美術館.北京學術交流活動紀實 

圖文紀錄 陳雯柔

 

一次美的跨海交匯,是晶美術館團隊們一個冬天的聚精會神,一路護持。終於我們不畏凜冽,帶著美術館的精神,來到北京。 

 

(中央美院同學一同迎接林館長抵達北京首都國際機場)


~Day2~2019.12.16

雪中品茗/別有洞天/德慧堂茶空間 


今年北京第二場大雪,在清晨紛飛閃爍,樹梢、牆角堆滿了沁涼清新,與館長打著傘筆直地走去,大方家胡同裡藏著別有洞天的一座茶室,得慧堂,冀先生愛著藝術與生活,牆上掛滿了茹遂初先生早年拍攝的敦煌作品,菩薩拈花微笑,光輝燦燦,雪天客來茶當酒,我們品茶論藝,他欣賞著晶美術館眼中的齊白石,讚嘆從古老中復甦醒來的精神,「真的用心!」北方樸實的口音鼓著掌眼眶閃爍,一個上午,徐徐緩緩,只因彼此對藝術全心的投入和奉獻。



(北京德慧堂茶空間)



(林館長、冀先生合照留念)


書畫收藏/放諸四海的夢想/匡時藝術 


忽然天晴了,風吹拂著我們越發抖擻的心,汽車在寬敞的望京一帶行駛。館長和柯佐融先生在咖啡香裡暢懷敘舊,他鄉遇故知的觸動,讓畫匣子天南地北地再也關不起來,談一種志業,一種放諸四海的夢想,因為真愛書畫收藏。


如果日日夜夜一點一滴從無到有幻化而出的每種物質,能夠形成巨大的意義,便是在它們以輕盈優雅之姿,流向世界之時。這一趟,將近一百公斤的出版品、文宣品、文創品,都蘊藏著一年多來,美術館集眾人之力,反覆捏塑的痕跡。


林館長、柯先生敘舊未盡,帶著一顆熱忱之心,一同與匡時董國強先生相會。他沉默而專注的凝視著每一隻齊白石筆下,重新朗現的活潑蟲草,一頁一頁向前翻閱欣賞著,收藏了《見賢思齊:齊白石花卉草蟲冊精品版畫》,一份貴重的情誼,對藝術的品玩和珍藏。「台灣做得真用心!」一個小細節、小角落裡,彷彿便生成了意義。讓彼此能有更深層的理解,是基於互相談起書畫藝術時,穿越時空的共感,面向未來迸發而出的各種創造力。


(林館長與匡時董國強先生交流《見賢思齊:齊白石花卉草蟲冊精品版畫》)



(林館長、匡時董國強先生、匡時柯左融先生合影留念)


~Day3~2019.12.17

書畫前行/別開生面/嘉德藝術中心 


以新空間再次闡述古典,幾日來我們夜裡從華僑大廈看見對面閃爍的燈火,排列成如〈富春山居圖〉的樣式,那是落成不久,位居於王府井大街1號的「嘉德藝術中心」。我們與關海亮拍賣官、楊涓主編相會,切磋著書畫藝術的再發展,一部影片、一本筆記本、一根簡潔的現代線條,都足以喚起由衷的驚嘆,「我們真的很喜歡台灣的文創品,未來有機會應該兩岸合作,一起打開更大的局面!」相談甚歡,欲罷不能,走進富春居,品嘗精緻的粵菜,聊聊書畫、茶藝和南北的生活,未完待續的,必然留在下次相會時。

(關海亮拍賣官、林光輝館長合影留念)


(與嘉德藝術教育中心暢談晶美術館藝術文創之共同發展)

 

百歲光陰/央美傳承/郭紅梅教授


百歲光陰,從中央美術學院走出了幾代藝術學者、藝術家,值得再三琢磨的藝術思潮、脈動,皆在此誕生。傍晚時分,央美美術館郭紅梅教授,未癒的身子頂著寒風,從美術館正門徐徐走來。「悲鴻生命-徐悲鴻大展」策展人,對於徐悲鴻四海流傳的作品研究,不遺餘力,聚精會神的品鑑著晶美術館每一幅藏品,和館長說起徐老先生們的故事,一個飽經滄桑,作品險些散佚又存續下來的時代,天黑的時候,館長和紅梅老師的眼眶濕潤,相擁約定明後日再敘。深藍綠色的天,掛著幾顆星子,老師耐著脊椎疼痛,一步一步走得緩慢,堅持不讓我們送行,隱沒在轉角的背影,如此抖擻堅毅。


(郭紅梅教授與林光輝館長言談甚歡)


(中央美術學院日暮時分)

 

~Day4~2019.12.18

千里一會/藝心不滅/靳尚誼先生 


一早,與紅梅老師約定在大都美術館,拜見中央美術學院前校長靳尚誼先生、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前院長金日龍先生。時光如駒,難得一會。1922年,林光輝館長在新加坡為靳先生的油畫作品深深吸引,收藏的因緣之外,更讓他終身感佩著先生的精神,「隔一年,我到北京拜會老校長,他的學生私下跑來問我:『您是不是收藏我們老師的畫?他一分錢都沒有拿,全部給我們買紙買筆去了。』」館長常常眼眶泛紅地對我們說起這個讓他銘心的故事,一代藝術大師在藝術教育上無私奉獻的精神。銘心而深刻,即使時空相隔,年過七十的館長心心念念著這次來到北京,能夠再見靳先生一面,真心促成因緣來相助。


經紅梅老師、金老師多方協助,聯繫上了每周三上午,仍親自為學生上課的靳先生。畫室陽光灑落,在場的每個人,心裡不乏激動,經過多少年歲多少輾轉,高齡八十五歲的靳先生春風化雨,款款行來,與館長欣然相會。他們的笑容多過言語,交換著彼此的畫冊和手跡,喝喝茶,翻閱每一幅畫作裡的故事,相約再敘,「我大力邀請您到台灣日月潭住上一個月,還可以帶上您的畫具對湖寫生!」「您一定來台灣辦展,我們來辦一個您的油畫回顧展!」林館長熱情豪爽,靳先生亦笑得真切歡喜。四海相通,藝心不滅的溫暖,正如窗外明媚不減的冬陽。


(靳尚誼先生與林光輝館長暢談甚歡)


 皇城根下/貫通古今/精神長存 


 

館長走了幾日,越發走得喜悅,步履輕盈,和年輕人們談得活潑暢快。曾到晶美術館實習的廷琦,一路相伴,分享著對於書畫學習的體會和感知,我們一同走進皇城根下的道路,直通明清。故宮裡枯去的樹上,掛著滿樹發亮的柿子,殘雪堆在松樹下,十分明亮。走進古城、古蹟裡,貼近洗鍊過後的藝術翰海,館長腳下不停,走過武英殿展廳,賞心未盡,走入珍寶館再品明清器物,走過珍妃井,已聽到日頭將落時,故宮烏鴉群起的呼喚,從神武門走出前,高聳的紅牆雙立,隔出了一條鋪著石板的蛹道,行人穿梭,走過時間和歷史,我們為了這一切,而心滿意足。館長依然步履穩健,走在我們之前。

 

(北京故宮博物院通往神午門的路上)


~Day5~2019.12.19

深情綿長/馳騁懷抱/徐悲鴻紀念館/徐慶平館長 



 

萬里無雲的日子顯得天高地闊,京城胡同往事裡,總流傳著齊白石、徐悲鴻的故事。大師的子孫輩們,持續在這一塊土地上,承擔耕耘,「這個館啊,在那兵荒馬亂的年代,都拆了,壞人差點把文物都燒掉了,後來我們給周總理寫信,派人用軍車趕緊載走,才倖存下來......。」徐悲鴻紀念館館長徐慶平先生,一見林館長、紅梅老師,便由衷地娓娓道來。


(徐慶平館長親自導覽解說)


徐悲鴻紀念館裡,最後一日展出「大師眼中的大師-徐悲鴻.齊白石」,徐先生領著我們慢慢走進當年,「我父親收藏了許多齊先生的好畫,除了我滿月時齊先生送了一張,其他每一張都是我父親買的。」「我小時候常跟著父親到齊家,那時良末和我一般小,常常在屋頂上玩。」「我父親過世後一年,齊老到家裡,他不敢問,最後只說:『悲鴻有沒有牌位?』我們沒有牌位,只有一張父親的像,齊老走到像前,『悲鴻,我來看你了』一勁就要跪下,當時是我母親趕緊將他攙扶起來......。」喜的、悲的綿長交誼,幾經歷史的周轉,總在徐慶平先生的回憶之流裡,深刻朗現。我們除了對藝術更真摯的愛與傳承之外,何以回報?


(徐慶平先生觀賞晶美術館《齊白石花卉草蟲冊精品版畫》精選動畫片)

 

徐先生與林館長一見如故,看見海外晶美術館的徐悲鴻藏品,同齡的他們,馳騁著一份懷抱,「之後我們可以一同展覽,讓這些作品到台灣借展。」「我一定要讓台灣的觀眾不忘徐悲鴻,認識他的精神!」「我們要繼續研究、出版下去,做一個世界性的徐悲鴻展。」 


 

一拍即合的共識延續不止,中午徐先生帶著我們到附近吃北方麵食,樸實的走著、更關心著晚輩們的藝術之路。先生做起東家為我們點了許多烤串串,和北京道地的「北冰洋」汽水,「這是我們從小就喝的,館長一定要試試!」徐先生地汽水給林館長的時候,我們都笑了,真心童心常在。更聊起徐悲鴻先生對動物的情有獨鍾,「記得在我小時候,父親經常下班回來往躺椅上一坐,家裡七八隻貓圍過來,父親和他們玩乒乓球,有一隻貓叫虎子,特別靈活......。」 


(徐先生真性情地話家常)


聽著往日京城午後的時光,藝術大師日常裡的真性情,我們何其有幸,如此滋養、充盈,一生感恩。

 

延續中西方藝術經典/奧地利莫比烏斯基金會 


奔忙的大城市裡,總能匯聚一股清流,為了所愛,真正投入。旅程的終點站,我們認識了奧地利莫比烏斯基金會,彼此交流著中西方經典藝術的收藏和品鑑,這是一段很長很長的路,有朝一日,大師的精神會在奔流的現代文明裡,重新被洞見、喜愛。


(與澎飛先生相互交流,活化藝術經典)

 

~Day6~20191220


天涯再會/乘願再來 

館長聚精會神到最後一刻,此行前來,千里奔赴,晶美術館遇見了許多朋友,在書畫世界說起豐富的故事,為了與美同在,為了聯繫著我們都願意在藝海付出奉獻的真心。看見了多雙眼眸底下,閃爍的願景和願望,願一同無邊際地滋潤著這個世界,不分你我。20日清晨五點,幾位央美好友親自到機場送行,我們眼眶濕潤,相信,天涯再會,一定再見。


(中央美術學院師生臨別相送)

留言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