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0

【晶美選粹】 《秋菊蜻蜓》與齊白石的「存蟲畫」

晶美術館藏有數幅齊白石(1864-1957)繪製的草蟲成扇,《秋菊蜻蜓》(圖1)是本次展出的作品之一。《秋菊蜻蜓》左側畫秋菊一株,頂端盛開二朵粉嫩的菊花,菊花輪廓使用高彩度的洋紅勾勒,修長的花枝彷彿不堪承重,下傾側彎如精緻的拋物線,與右側飛來的蜻蜓相呼應,巧妙將畫中焦點轉移至左上端,引導觀者目光,流連、停駐於蜻蜓遍身精巧的結構,二雙翅膀滿佈細密的紋路,粗中帶細,細裏有寫,如同攝像中的微距快門,一股詩意的生態氛圍,油然而生(圖2)。畫外但見右緣的一則落款,書云「九十四歲 / 白石。」94歲,這可能嗎?高齡落款的《秋菊蜻蜓》筆下充滿懸念,並由是觸及到一個認識白石草蟲畫十分關鍵的問題―一批在白石在40年代大量創作的「存蟲畫」。

 


 

 

 

 

 

 

 

 

 

 

 

 

 

 

 

 

 

 

 

 

 

 

 

圖1,齊白石,《秋菊蜻蜓》,成扇,落款1954,紙本設色,31x48cm、另面,吳禹(?-2009),《小楷書岳陽樓記》、志庵(清末民初)刻扇骨《孔子問禮圖》,晶美術館。

圖2,齊白石,《秋菊蜻蜓》(局部)

 

齊白石四子齊良遲(1921-2003)追述,「(中日抗戰期間)父親對外是『絕畫』,實際是閉門作畫。他那幾年畫了不少工筆草蟲:蚱蜢、蜜蜂、蝴蝶……。後來,日本人投降後,父親又開始賣畫生涯,便把這些工筆草蟲一一補了景。(註1)」戰後中國籠罩在社會主義的大旗下,美術鑑賞風氣丕變,傳統士大夫擅長的冊頁小畫,在政治意識高漲的北京,這類作品大多被視為不合時宜的「封建玩物」。師事白石長達25年的婁師白(1918-2010)提及當時的消費風氣,「後來(戰後)買畫的都要整張的,不要冊頁,他(齊白石)自己看看又捨不得,就留下來。工蟲70歲後,眼睛不好,越畫得少了。(註2)」齊白石考慮個人眼力,在戰時創作並預留許多精品做長遠算計;然而在世道變遷的時局下,如齊白石這樣成名的大畫家,個人仍不幸遭逢「存貨滯銷」的命運。

 

這批畫在尺幅間,有行無市的「存蟲畫」,至1953年,仍有部分收存在白石家中。該年受領導指派,前往北京購畫的魯迅美術學院教授李浴、趙夢珠,於《鐵屋採畫記》一文有詳盡的描述,眾人寒暄過後,師生一行步入屋內,目擊老人為存蟲補景的特殊情況,齊翁高興,「從另一面櫃裡取出兩幅早年作的工筆草蟲來。(註3)」、「慢而不滯地一筆一筆寫出來,補定了二幅花卉草蟲作品。(註4)」這些親自向齊白石徵得的畫作,其中一幅收錄於湖南美術出版社編輯的《齊白石全集》內,畫名《蚱蜢稻穗》(圖3),右側落款乙行,書云「齊白石五十歲後畫蚱蜢,九十三歲始畫稻。(註5)」


 

 

 

 

 

 

 

 

 

 

 

 

 

 

 

 

 

 

 

 

 

 

 

 

 

 

 

 

 

 

圖3,齊白石,《蚱蜢稻穗》,紙本設色, 8.3x33.4公分,款1953,魯迅美術學院

圖片來源:郎紹君、郭天民編,《齊白石全集:普及版:第7卷》(長沙:湖南美術出版社,2017),頁218

 

 

將《蚱蜢稻穗》與《鐵屋採畫記》圖文合觀,大體揭示齊白石存蟲畫的製作與使用,並有助我們恢復館藏《秋菊蜻蜓》真實的情況。館藏《秋菊蜻蜓》形式為扇面,或由於作畫與落款的空間有限,並不像《蚱蜢稻穗》保留有足夠的空白書寫長跋,在不破壞畫面的前提下,僅有簽名、繫年,甚至不見受畫的上款人,但這二件作品―《蚱蜢稻穗》與《秋菊蜻蜓》―無不在向觀者表達一個再清晰不過的訊息,儘管光陰如梭,相隔數十年,紙張性質連帶產生微妙的變化,由生轉熟,但抱持深厚歷史感的白石老人,仍舊在作品中不斷藉草蟲,提示「本人在場」的事實。為什麼,藝術家甘願冒上觀者質疑作品「非親筆」的風險,一再將草蟲與個人生命聯繫呢。

 

據齊白石本人回憶,早歲入外祖父開辦的私塾,課餘自己就非常喜歡塗鴉,放學後的描紅本畫滿了漁翁牧童、花鳥草蟲和雞鴨牛羊,這些隨手拈來,如遊戲般打發時間的題材,有些在齊白石日後為謀生故,大量製作的作品中逐漸消蹤匿跡;有些如「草蟲」一類則如對手般與藝術家鏖戰終生,歷經「窮晝夜不捨,又恐其神不完也」的反覆實踐與琢磨,賦予草蟲精確的筆觸、造型,並且不吝以之自嘲、自憐。

 

據齊白石本人回憶,早歲入外祖父開辦的私塾,課餘自己就非常喜歡塗鴉,放學後的描紅本畫滿了漁翁牧童、花鳥草蟲和雞鴨牛羊,這些隨手拈來,如遊戲般打發時間的題材,有些在齊白石日後為謀生故,大量製作的作品中逐漸消蹤匿跡;有些如「草蟲」一類則如對手般與藝術家鏖戰終生,歷經「窮晝夜不捨,又恐其神不完也」的反覆實踐與琢磨,賦予草蟲精確的筆觸、造型,並且不吝以之自嘲、自憐。

 

齊白石有一枚閒章「草間偷活」(圖4),屢次出現在他繪製的草蟲畫,頗具點題的作用;日後白石或者擷取「偷活」兩字,廣泛運用在詩文內,譬如1920年代因湖南匪亂,再次避走北京定居,「『偷活』京華(註6)」,念及遠在家鄉的親友,「未知父母何處『草間偷活』(註7)」,印文原意指草蟲獨特的生命型態,但在亂世之中,「草間偷活」反成為白石於亂世求生一種深切的感悟,並在「新時代」即將臨之際,透過大量繪製「存蟲畫」的過程,一舉將這種感悟推向了一個過去未曾達到的高度。草蟲終內化成為齊白石筆下代表性的符號,投注以跨越時空囿限的人道關懷,白石筆下,草蟲一如眾生,有筋有骨,復有血也有肉。

 

 

 

 

 

 

 

 

 

 

 

 

 

 

 

 

圖4,齊白石,《草間偷活》閒章,尺寸失記

圖片來源:https://kknews.cc/zh-tw/culture/k9nzak8.html(檢索日期:2019/10/28)

 

 

 

註1:齊良遲口述,盧節整理,《父親齊白石和我的藝術生涯》(北京:海潮出版社,1993),頁44

註2:轉引自,呂曉,〈再論齊白石的草蟲畫〉,收錄於北京畫院編,《草間偷活•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廣西:廣西美術出版社,2017),頁31。

註3:馮朝輝、張玲,〈「持山作壽與鶴同儕」―魯迅美術學院藏齊白石作品情況散議〉https://m-news.artron.net/20181025/n1028417.html(檢索日期:2019/10/26)。

註4:同註3。

註5:郎紹君、郭天民編,《齊白石全集:普及版:第7卷》(長沙:湖南美術出版社,2017),頁218。

註6:見北京畫院藏,齊白石自書,《齊璜母親周太君身世(甲本)》。轉引自呂曉,〈再論齊白石的草蟲畫〉,收錄於北京畫院編,《草間偷活•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廣西:廣西美術出版社,2017),頁28。

註7:齊白石,《白石老人自述》(山東:山東畫報出版社,2000),頁130。

 



留言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