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3

徐悲鴻的再詮釋 晶美術館的近現代水墨研究

2020-10-13|非池中 林侑澂

 

 

作為中國近現代書畫的關鍵人物,徐悲鴻(1895-1953)在藝術及教育面向的成就相當卓著,多年來各方的展覽及研究不斷,引領時代的經歷更是讓人津津樂道。而在台灣也有許多的藝術愛好者,相當關注徐悲鴻的藝術表現。坐落台中的晶美術館,以私人美術館之姿,收藏了許多深具象徵意義的大師手澤。在2020年,晶美術館將徐悲鴻經典作品及再詮釋作品並列。以相當有趣的策展方式,向大眾再次介紹這位藝術巨擎。


 

累積了四十餘年,晶美術館的收藏範圍包括了宋、元、明、清、到近現代的書畫作品,以及諸多台灣前輩畫家的作品。本次的徐悲鴻特展,是屬於晶美術館「華人百年巨匠」系列展十回中的第二檔展覽。也是晶美術館對於近現代書畫的梳理、研究工作的重要環節之一。

關於華人百年巨匠系列展,晶美術館所設定的目標是進行「偉大藝術家」的研究與推廣。訂立了1.被寫進美術史冊、2. 對於美術教育做出貢獻、3.曾在大型博物館舉辦展覽、4.亡故後由國家為其設立紀念館、5.留有論述傳世、6.高超的品德、7.也具有收藏家身分,這七大條件。

然而要以高標準長久經營一間私人美術館,是一項很大的挑戰。晶美術館光是籌備一本畫冊,就用了超過兩年的時間。在展覽的籌辦過程,更是投注了巨大的人力及物力,期望在美學教育的推廣上作出貢獻。

 

 

 

中國近現代繪畫的發展,與大時代有著直接的扣合。作為北京中央美術學院首任校長的徐悲鴻,17歲就到上海市歷練。在動盪的大環境之下,青年時就立志改革中國繪畫。然而徐悲鴻深知要在美學上有所突破,不但需要學習西方的長處,也需要在世界各地進行交流。除了學生時代前往法國學習西方的油畫及美學思維,南至印度、西至美國,都可見徐悲鴻藝術交流的足跡。

留學法國時的徐悲鴻,在傳統水墨畫中融入了磨練上千張的素描思維。在追求氣韻、寫意的同時,也傳達出一種真實感。並且藉由潛心寫生,表達出各式各樣的情緒轉折。無論是在油畫或是水墨畫,都可以看見徐悲鴻交融兩者的努力。

 

 

 

作品《齊奮進》,原為徐悲鴻受林語堂先生所邀,前往美國展覽之特別作品。但作畫過程中二戰開戰,未能赴美展出。原作並未命名,「齊奮進」之名是由北京中央美院吳作人前館長,在文化大革命後提字。

徐悲鴻畫馬,是中國近現代水墨畫中的標竿之一。展覽中可以見到他畫的馬,從剛完成法國學業時,優雅、具有貴族氣質的形似。到顛峰時期(約1940年代後)寄託更多社會關懷,較精瘦、滄桑的神似。徐悲鴻所畫許多奔馳中的馬匹,經常希望如同軍隊一般強而有力。也在表現上特別強調呼吸感和肌肉線條,呈現出一日千里、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動感與魄力。

 

 

 

為晶美術館創辦人之一的張忠弘特別為本次展覽,以「再創作 / REART」的手法,推出了「晶悲鴻」和「後悲鴻」二系列的再詮釋作品。透過數位技術,從徐悲鴻的經典作品中提取元素,讓觀眾們能夠以全新的視線去感受作品。例如從作品《鷹擊長空》出發,張忠弘試圖捕捉徐悲鴻在表現翅膀、喙、爪,眼四大部位的神韻。透過名家的寫生,將其中精準而巨大的力量強調出來。

 

 

 

走進晶美術館,首先感受到的是典雅的氣質,林光輝、張忠弘與張芳民三位創辦人,分別以「四十年的收藏」、「生活藝術化的精神」以及「藝術資產的創新經濟」三大主軸經營美術館。推出的「華人百年巨匠」系列展覽,更以研究華人藝術史的角度,將近現代水墨的重要篇章分別向觀眾呈現。

 

 

「致廣大,盡精微」是徐悲鴻為北京中央美院訂立的校訓,相當程度地體現了一位藝術家對於自身的期許和要求。也是晶美術館在辦展覽、剖析藝術家時的自我勉勵。

本次的晶美術館所策辦的《徐悲鴻 - 華人百年巨匠系列》特展由於內容豐富,預計將分別A、B兩檔展期展出。期望透過不同的關注面向,讓觀眾們可以感受到經典藝術大師的不同關懷。

林光輝館長對於展覽和館務多有期許,也透露有許多藝術品收藏的同好者,家中藏有難得的經典作品較少有機會公開展示。為此,晶美術館希望能夠打造一個精緻而專業的場域,讓藏家同好們可以放心地將收藏與大眾分享。未來也有可能將場地出借給不同的收藏家辦展,讓藝術的美好更好地展示給大眾。

藝術與美學的推廣,往往需要時間、精神、人力物力的大量投入。而若是以藝術史的角度思考,更是值得後人用心研究重要的藝術家與作品。晶美術館在策展及論述上的用心相當值得欽佩。相信透過一檔一檔展覽的累積,未來的經營與發展都將是精采可期的。

留言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