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2

〔紙上博物館〕台中晶美術館 名家藝術饗宴

2020-10-12|人間社記者 蔡招娣 台中報導

 

 

台中七期,坐擁著豪宅林立的現代建築群,宏偉的天際線雍容有致,猶如一頂為這座城市嘉冕的皇冠,而座落在新市政中心旁的「晶美術館」,則像是鑲淬在富饒華麗上的一顆珍珠,用深厚的文化底蘊,為這個新興城區薈萃著一抹典雅的光芒。

甫於2019年12月創立的這座私人美術館--「晶美飾館」,籌設期間即以傾數十年蒐藏精華,擘劃「華人百年巨匠」系列大展。除了開館首展先鋒,由擅畫花鳥並對中國畫界影響深遠的齊白石(1864-1957)揭開序幕外,在今年8月1日起,則是由藝術觀點在近代美術畫壇中獨樹一幟的徐悲鴻(1895-1953)重磅登場。

緣起於從事收藏已逾40年的林光輝董事長、專擅藝術設計與建築領域的張忠弘董事長,以及創新文化基金會執行長張芳民先生這三位創辦人,對於美與藝術的鍾愛,晶美術館在籌設初期,策展團隊特別以「開宗立派」、「藝術常展」、「風格獨具」、「教育貢獻」、「專業論述」、「歷史定位」、「個人品範」及「藝術典藏」等八大指標,挑選了吳昌碩、齊白石、黃賓虹、徐悲鴻、潘天壽、張大千、林風眠、傅抱石、李可染、吳冠中等10位藝術大師,做為「華人百年巨匠」大展的名家。

 

 

未來在晶美術館將陸續展出的「華人百年巨匠」系列大展,除了精選具有傑出貢獻的10位藝術大師經典傳世畫作外,其中多件作品更是從未曝光的珍品佳作。為了讓民眾能近距離親炙藝術巨匠作品並一窺堂奧,館方也緣此推出一系列的圖書出版、學術研究和課程講座。

目前正在晶美術館展出的「徐悲鴻—華人百年巨匠系列」,展期到明年1月26日止,共分A、B兩個檔期,以館藏為基礎,分別用《齊奮進》、《六駿圖》巨幅畫作做為檔次代表,其中展出真跡58幅,並邀請當代藝術家張忠弘,以Re-art(再創作)的技巧,激活徐悲鴻沉睡半世紀的靈魂,重塑百年巨匠的經典與魅力。

為了敬慎且詳實呈現徐悲鴻大作,2019年12月晶美術館館長林光輝率工作團隊遠赴北京,拜會了在大陸研究徐悲鴻最專業、無人能出其右,論述徐悲鴻的藝術著作等身,策展大師畫展多次的郭紅梅教授,並且一同前往北京「徐悲鴻紀念館」拜訪徐悲鴻次子徐慶平館長及孫子徐驥,他們二人是繼承徐悲鴻最重要的藝術傳人。

 

 

徐悲鴻擅長素描、油畫及國畫。生長在19世紀局勢風起雲湧的大時代,他深受西方藝術思想的影響,獨領風騷的將美術革新,用西方藝術手法融入國畫當中,因此創造出他別具風格的創作風貌,循著「徐悲鴻—華人百年巨匠系列」畫展,便可窺見一代大師傾盡一生,他筆下花鳥、走獸,將造型內化為人格表徵的熱力。

以一匹馬撼動世界,成為藝壇最瑰麗的時代流星,擁有「天下畫馬第一人」美譽的徐悲鴻,除了擅長畫馬,他的寫獅也是一絕。針對這次展出的畫作《側目》,館長林光輝表示,徐悲鴻的《側目》與當時日益嚴肅的國際情勢息息相關。

畫中獅與蛇對峙的場面,是中國與日本鬥爭的隱喻,獅子生動傳神,畫家有意藉這樣的造型,針砭日軍的貪婪與不自量力。此外,獅子牽動全身的肌肉,處在一個高度緊繃的狀態,將凜凜百獸之王的無畏,揮灑得淋漓盡致。

 



徐悲鴻畫馬卻一生愛貓,他將情感化為生動精準的筆觸,栩栩動人。展場中描繪花貓、虎斑貓前後依偎的《安危不動》,透過擬人手法,轉化成為特殊的諷喻題材,在看似一派輕鬆、愜意的氣氛中,畫家彷彿藉之委婉表達個人愛憎分明的立場。

走入晶美術館一樓大廳,映入眼簾的是由藝術家張忠弘運用Re-art(再創作)技巧,創新「後悲鴻系列」的作品。用Re-art(再創作)對話徐悲鴻,就好像將文學名著改編成劇作,讓它在歷史摧枯渾沌中,重新含英揚輝,再度鮮活在觀眾的眼前。

因為影史上不朽劇作《亂世佳人》,讓出版於1936年的原著小說《飄》,從美國飄向全世界,至今成為無人不曉的傳世名著。像這樣的「再創作」,張忠弘說,藝術是人類文明中,永生的生命能量,它不會只在遙遠的古代暗室沉睡,只要我們用心召喚,它依然可以活在每個世代。

身兼經營者曾以油畫創作入選台陽展的張忠弘表示,透過長期細審《六駿圖》、《八駿圖》及《昂首》等作品,他解析每一幅畫中的奧妙與肌理,並用Re-art(再創作)的方式,重新解構並創作徐悲鴻,將他的寫實水墨再度活出藝術的現代性。

從局部氣韻到微觀寫寂,張忠弘為了再創徐悲鴻的藝術景深,他以特寫傳神寫意、再探色彩意境、水墨運筆功力再詮釋、解構再創魔幻寫實的現代視覺及構圖中豐富的情感等五大面向,將徐悲鴻作品中最深入、最精髓精選出來,重新創作,以向徐悲鴻不可企及的藝術高度致敬。

留言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