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期展覽

徐悲鴻 - 華人百年巨匠系列大展

  • 展覽名稱
    徐悲鴻 - 華人百年巨匠系列大展
  • 展出藝術家
    徐悲鴻
  • 展出期間
    2020.12.04 - 2021.04.04
  • 展出地點
    晶美術館
  • 看作品

 

自由骨氣––再生文明想像

徐悲鴻的水墨表現,其墨色飽蓄濃、淡、焦、枯以及飛白的豐富情緒,雖是黑白的筆墨,卻是悲喜怒嗔,全在其中,這些線條、色塊,不僅是信手拈來的筆意,也不只是繪畫符號,它是充滿思想的,會讓人在一筆一畫之間,感受鐫鏤的生命刻度與張力。

晶美術館透過「再創作」的過程,期使徐悲鴻藝術可以用更精確的面相再度活出現代性,「REART」的作品包括「晶悲鴻」、「後悲鴻」二大系列,以全新的思維設想「再創作的徐悲鴻」,有別於傳統的印象,用精質色彩的演化,破格顯影的現代藝術手法,讓大師在現代重生。

晶美術館策劃「徐悲鴻 - 華人百年巨匠系列」特展,A、B兩檔展期,以館藏為基礎,透過代表性的《齊奮進》、《六駿圖》,自世界的時空、歷史與文明脈絡,合力打開悲鴻筆下的藝術世界。晶美術館並邀集當代藝術家與設計師,運用REART、再創作的純熟技巧,創新「後悲鴻系列」,激活悲鴻沉睡半世紀的靈魂,重塑百年巨匠的經典魅力。

 

With different tonalities – strong, light, burning, withering, and scratchy – Xu Beihong’s ink art speaks of vibrant feelings. Even with the mere use of black and white, his paintings still illustrate sadness, pleasure, anger, lust, and all the other emotions. His brushstrokes and colours are casual but they make up something more than symbols – they are philosophical, bringing out the delicacy and strength of life with each and every stroke.

The Crystal Museum expects to bring out the modernity of Xu’s paintings, so it incorporates a more delicate practice to recreate art prints based on Xu’s original works, presenting the Crystal Beihong series and Post Beihong series with a brand-new design philosophy. Through the evolutional use of refined colours and outstanding image-developing skills, the Museum reinvigorates Xu’s spirit and produces innovative art pieces different from the conventional works.

The Crystal Museum is delighted to present Xu Beihong – A Master of Chinese Art in A Hundred Years in two exhibitions. Most of the works are from the Museum’s collection, and the exhibitions review the context of the space-time, history, and civilisation of the world, showcasing the art world created by Xu with his iconic masterpieces, Working Hard Together and Six Galloping Horses. Xu’s spirit has rested for half a century, and the Museum now recruits contemporary artists and designers to reinvigorate his spirit through their deft skills and the new designs, representing the classic charm in the art master’s works.

 

 

【美術館開館時間異動】

農曆春節期間:2021/02/10~2020/02/16休館

展覽作品

  1. 全部作品
  2. 水墨-動物冊
分享 簡介
動物冊 蘆汀魚鷹-徐悲鴻
動物冊 蘆汀魚鷹
  • 徐悲鴻
  • H30xW40 cm
  • 水墨
  • 年代:1942s
  • 款釋:壬午初冬。悲鴻
  • 鈐印:悲鴻
  • 作品主題:魚鷹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冊頁

魚鷹又名鸕鶿,為游禽的一種,因其嘴型具有倒鉤,如猛禽,亦稱其為「魚鷹」,中國南方漁民常養此鳥作捕魚用。

鸕鶿若待在水中的時間相當長,有時油脂腺所分泌的油脂不足以供其羽毛防水,因此常會看到牠們在水面上的岩石或枝頭上晾翅曬羽毛的畫面。

動物冊 竹林雙鴿-徐悲鴻
動物冊 竹林雙鴿
  • 徐悲鴻
  • H30xW40 cm
  • 水墨
  • 年代:1942s
  • 款釋:悲鴻
  • 鈐印:悲鴻
  • 作品主題:鴿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與喜鵲畫法類似,鴿子的形體組成是二圓所構成,徐悲鴻畫筆下的雙鴿,純色無雜毛,圓潤的身軀、黃色小喙、嘴喙上的鴿痘渾圓,細長爪,狡黠的雙眼上下靈動地觀察四周,是一幅生機蓬勃的雙鴿圖。

動物冊 竹間鳥語-徐悲鴻
動物冊 竹間鳥語
  • 徐悲鴻
  • H30xW40 cm
  • 水墨
  • 年代:1942s
  • 款釋:壬午初冬。悲鴻
  • 鈐印:悲鴻
  • 作品主題:麻雀,竹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麻雀或平飛、或側飛、或停頓在竹林間探頭探腦。麻雀與喜鵲同為悲鴻時常描繪的所好之物。

在悲鴻筆下,麻雀身形飽滿圓潤,以赭石、淡墨幾筆繪出,趁濕再加以濃墨繪出鳥羽的硬翅、鳥喙及硬爪,僅幾筆的點染,便將麻雀的型態與個性展現而出。

我們僅從畫面,便可感受畫家對此鳥的喜愛與熟捻。

動物冊 柳蔭雙喜-徐悲鴻
動物冊 柳蔭雙喜
  • 徐悲鴻
  • H30xW40 cm
  • 水墨
  • 年代:1942s
  • 款釋:悲鴻
  • 鈐印:徐
  • 作品主題:喜鵲,柳蔭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喜鵲是徐悲鴻入畫最多的幾種動物之一,復因喜鵲名稱上有「喜」字,讀音討喜;通常畫家筆底,如齊白石(1864-1957),繪製喜鵲一類潤格相對較高,足見喜鵲題材備受市場歡迎的程度。

然悲鴻愛畫喜鵲,不獨因其市場價高之故,只因畫家本人雅好喜鵲。

一雙喜鵲在柳條間駐足,寓有「雙喜」、「好事成雙」之意,畫中喜鵲神態秀氣,毛色黑中帶點寶藍色,腹部雪白如絨,拖曳的尾翼似是靈動地上下擺動,纖細黑爪抓夾著柳枝;柳枝以線條呈現,使畫面具流動感,更使得一雙喜鵲在樹梢間輕巧、生動鳴唱、跳動,更顯活靈活現。

畫家在描畫喜鵲,將其身型與頭頸處用兩種圓形強調,突出鵲身圓潤的造型之美。

動物冊 松幹憩鷹-徐悲鴻
動物冊 松幹憩鷹
  • 徐悲鴻
  • H30xW40 cm
  • 水墨
  • 年代:1942s
  • 款釋:悲鴻壬午
  • 鈐印:江南布衣
  • 作品主題:鷹,松幹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老鷹恬靜地休憩於虬曲的老松枝上,鷹眼如炬,縱使呈休憩之態,仍能從眼神與側目的描寫,感受其剛健有神、威猛的英姿。

鷹的羽毛成片狀,具光澤與流線感,鷹爪的描畫蒼勁有力,使爪下的松樹幹更顯其嶙嶇堅韌。

動物冊 野石伏貓-徐悲鴻
動物冊 野石伏貓
  • 徐悲鴻
  • H30xW40 cm
  • 水墨
  • 年代:1942s
  • 款釋:卅一年冬,悲鴻
  • 鈐印:徐
  • 作品主題:貓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此幅〈野石伏貓〉以悲鴻改良後的水墨畫繪製,與傳統走獸畫風大異其趣。

畫中的貓蜷縮在石上,雙目迥然有神,緊盯畫外,蜷縮的貓身僅用簡單的幾筆線條,勾勒簡潔有力的背部輪廓,爪下嶙嶇的石塊,下筆遒勁,顯現岩石蒼勁、乾燥的質感,更顯貓身的柔軟,富含血肉。

悲鴻對貓的喜愛終生不渝,貓成為貫穿悲鴻畢生畫業的題材。

冊頁八開 安危不動-徐悲鴻
冊頁八開 安危不動
  • 徐悲鴻
  • H30xW40cm
  • 水墨
  • 年代:1943s
  • 款釋:安危不動心,悲鴻
  • 鈐印:悲
  • 作品主題:貓,石,蝴蝶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描繪花貓、虎斑貓前後依偎,左側一只蝴蝶輕盈地滑過,僅露出半張臉的虎斑貓舉起爪子遮掩口鼻,一付竊竊私語的表情。

悲鴻嘗自撰題畫詩,「璊頇最上策,混沌貴天成,少小嬉憨慣,安危不動心。」

館藏〈安危不動〉,選擇擷取其中的警句落款,置於中日戰爭的時代背景,貓兒的成長背景、生態習性,透過擬人的手法,轉化成為特殊的諷諭題材,在看似一派輕鬆、愜意的氣氛中,悲鴻彷彿藉之委婉地表達個人愛憎分明的立場。

冊頁八開 側目以待-徐悲鴻
冊頁八開 側目以待
  • 徐悲鴻
  • H30xW40cm
  • 水墨
  • 年代:1943s
  • 款釋:悲鴻磐溪晴窗寫
  • 鈐印:東海王孫
  • 作品主題:老虎,石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畫面由獅與蛇的對峙展開,在同類作品中悲鴻多以「側目」命名。例見於1941年繪製的吉隆坡本《側目》。

悲鴻於後者款識特別提到筆下雄獅的造型,反問「Barye安可及乎?」。按Barye,即Antoine-Louis Barye(1975-1895)浪漫主義時期之法國雕塑家,以動物雕塑聞名。

冊頁八開 寂寞誰語-徐悲鴻
冊頁八開 寂寞誰語
  • 徐悲鴻
  • H30xW40 cm
  • 水墨
  • 年代:1943s
  • 款釋:寂寞誰與語,昏昏又一年。悲鴻
  • 鈐印:徐悲鴻
  • 作品主題:公雞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描繪立於石上的公雞與右側地上的兩隻母雞。三隻禽鳥的目光沒有交集,亦無互動,彷彿各有各的心事,故題云「寂寞誰與語,昏昏又一年」。

「誰語」文字背後,那個坐擁寂寞心事,鎮日昏沉的主人公是誰,他是畫中的公雞?抑或是畫中的母雞?抑或直指此刻身陷二女―蔣碧微、廖靜文―情網間的藝術家本人?言語雖簡短,甚者無話,圖文合觀,悲鴻言外,卻別有深意。

  • 生於中國廣東省梅縣
  • 入族中私塾讀書,學名鳳鳴。從小隨祖父習石雕,跟父親習繪畫,臨摹《芥子園畫譜》
  • 母親被賣走,母子分離,終生未見。
  • 越級考入省立梅州中學。不斷自習作畫,受美術教師梁伯聰的賞識和指導。
  • 參加留法勤工儉學計畫
  • 以油漆招牌工作半工半讀學習法語和西洋素描,年底考入法國國立第戎美術學院(École Nationale Beaux-Arts de Dijon),受教於院長暨雕刻家揚西施(Yencesse)的門下。改名為林風眠。
  • 受院長賞識推薦,改就讀巴黎的國立高等美術學院(École Nationale Supérieure Des Beaux-Arts),並推薦進入學院名畫家柯羅蒙(F.A.P Cormon, 1854-1924)教授的工作室學習油畫。揚西施院長到巴黎看他,勸導他不能僅是停留在學院派的畫風上,不要受學院派桎梏,鼓勵他注意研究自己中國最優秀的藝術傳統,揚西施說:「雕塑陶瓷、木刻工藝,什麼都應學習,要像蜜蜂一樣,從各種花朵中吸取精華,才能釀出甜蜜來。」林風眠遂開始到東方博物館、陶瓷博物館研究中國傳統美術。
  • 入選巴黎秋季沙龍
  • 結束學業赴德研究藝術,於柏林生活一年。受北歐與德國表現主義影響,創作了大量油畫:《柏林咖啡屋》、《摸索》等。德籍奧地利人,方‧羅拉(Von Roda)小姐認識並相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