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期展覽

齊白石 - 華人百年巨匠系列大展

  • 展覽名稱
    齊白石 - 華人百年巨匠系列大展
  • 展出藝術家
    齊白石
  • 展出期間
    2019.12.01 - 2020.02.28
  • 展出地點
    晶美術館
  • 看作品

 

重現齊白石(1864-1957)一生風華!

是那從古典世界綻放新芽的時代精神,撼動四海。遭逢歷朝更遞,轉益多師,跋山涉水的藝術家,以致廣大而盡精微的心法,既幻化出胸中的奇山異水、翱翔天涯的蒼鷹,更細究出一隻隻精神抖擻的蟋蟀、蜘蛛、天牛。他以東方之筆畫出世界,在精寫與揮毫間收放自如,在宏大與微觀間游刃有餘。白石先生獨特的氣宇和心野,為藝術翰海注入洪流,流傳至今。本館以其縱覽天地的大雅之趣,走進大匠之門,追道思源,作為與世界接軌的前奏!

輾轉一生,磨練出白石先生的底蘊,平和寧靜地照見藝術之魂。「生如璀璨的盛夏之花,死如靜美的秋日落葉」,萬物萌起、凋落而不曾失去尊嚴與純粹。齊白石在一九五六年,九十六歲,獲世界和平理事會頒發之國際和平金獎(WPP),走過戰火的和平使者,不盛不亂,姿態如煙,他說:「我畫六七十年的畫,我畫好看的東西,畫有生氣的東西,我畫一個蟲草都願他生機活潑!」

The Crystal Museum presents Qi Baishi’s amazing work of a life time (1864-1957) as its debut exhibition. Back to then, that was a time when new spirit sprouted out from the older art realm and surprised the world. The change of eras and mentors exhausted the artist, but it also taught him to embrace both relaxing moves of the wrist and meticulous skills at the hand to look at things and transform his mental imagery into unique and magnificent scenery of mountains and rivers, or hovering hawks on papers. Going further, he also produced portraits of energetic insects like crickets, spiders, and long-horned beetles. With an oriental brush, he painted the world boldly and also exquisitely, moving between macro and micro perspectives at ease. Qi Baishi’s unique characters and ambition created powerful flow for the ocean of art, which also streamed down to us. The Museum aims to quench its thirst for viewing the larger world as a whole and walk into the art master’s world. The memorialisation of this artist is the prelude it chooses to connect with viewers in the world.

Mr Baishi looked into the spirit of art in peace. His elegance came from the ups and downs in the life. “Life shall be gorgeous like splendid blossoms in the summer. Death shall be quiet as fallen leaves in the autumn.” Everything in the world rises and falls with dignity and pureness. When Qi Baishi turned 96 in 1956, he won the World Peace Prize awarded by the World Peace Council. He was a peace maker survived after wars and chaos, a man who is composed and tranquil, living like smokes. According to Mr Qi, “I have been painting for six or seven decades, and all I have illustrated are good-looking and vivacious things. For each insect I paint, I always wish to make it lively and vivacious.”

展覽作品

  1. 全部作品
  2. 水墨-花卉草蟲冊二十開
  3. 水墨-袖珍花卉蟲冊十開
  4. 水墨-花卉草蟲冊十開
  5. 水墨-長軸
  6. 水墨-成扇
分享 簡介
雙蛾舞荔枝-齊白石
雙蛾舞荔枝
  • 齊白石
  • H21.5xW29.5 cm
  • 水墨
  • 年代:1940s
  • 釋文:小名阿芝畫
  • 鈐印:悔烏堂、白石祐記
  • 作品主題:草蟲,蛾,果蔬,荔枝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冊頁
荔枝,是白石先生一生喜愛的主題之一。這幅畫中,他以濃墨勾勒出葉脈的體積感,和枝幹在風中搖擺的動態感;以洋紅色點染出的荔枝,顆顆飽滿清潤。濃淡多變的果實,讓觀者彷彿可以從表皮看見了呼之欲出的果肉。此時,兩隻翩翩起舞的飛蛾,正一同為這份生機而歡欣鼓舞。
小米螳螂戲-齊白石
小米螳螂戲
  • 齊白石
  • H21.5xW29.5 cm
  • 水墨
  • 年代:1940s
  • 釋文:齊大
  • 鈐印:白石翁、白石畫蟲
  • 作品主題:草蟲,螳螂,小米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冊頁
螳螂,以蝗蟲蚱蜢等為食,而不吃稻禾,被稱為益蟲。白石翁筆下螳螂兩隻,右下這隻翅翼短小,應是蛻換後初生的新羽。兩蟲無視身旁小米結實纍纍,彼此嬉戲爭鬧。在齊老的筆下,螳螂坐鎮、蝗蟲退卻,小米得以豐收。色彩豐富,細節生動,富有靈秀而飽滿的生命力。 
蝗蟲伴葫蘆-齊白石
蝗蟲伴葫蘆
  • 齊白石
  • H21.5xW29.5 cm
  • 水墨
  • 年代:1940s
  • 釋文:璜
  • 鈐印:齊大
  • 作品主題:草蟲,蝗蟲,葫蘆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冊頁
這幅作品中,齊老以跳動的曲線,展現藤蔓恣意生長;以濃墨帶出的葉子,襯托出畫中的精神重心。代表着「飛黃騰達」的「飛蝗」和「福祿雙全」的「葫蘆」,具有吉祥寓意,也作爲白石翁草蟲畫中,表達個人寄情花草之外,融入民間的創作意向。
菇笋引飛蛾-齊白石
菇笋引飛蛾
  • 齊白石
  • H21.5xW29.5 cm
  • 水墨
  • 年代:1940s
  • 釋文:白石
  • 鈐印:白石翁
  • 作品主題:草蟲,菇笋,蛾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冊頁
白石先生以濃墨勾線,赭色淡染的方式,畫出菇筍的淡雅餘香。表達對故鄉深刻的懷念!他曾在《蔬香圖》寫道:「辛酉,五入都門,每畫此畫,卻思故鄉風味。白石又記」,對客居他地的人們而言,來自故鄉風土的蔬果、飲食更是別有一番滋味與懷念。
雁來紅前引雙蝶-齊白石
雁來紅前引雙蝶
  • 齊白石
  • H21.5xW29.5 cm
  • 水墨
  • 年代:1940s
  • 釋文:璜
  • 鈐印:木人
  • 作品主題:蝴蝶,雁來紅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冊頁
「雁來紅」又稱「老來紅」、「老少年」、「老來少」,是白石先生非常喜愛且筆下常見花卉之一,來自南方,每當秋天大雁南飛時,葉即轉紅。北漂的他,老農自居,來自湖南,年紀老大卻仍可走紅文壇。頗有自我認同之感。 「始到殘秋方出色,眾中分出老來紅。」相較起文士傳統中的傷秋情懷,他常在秋天裏看到了一番新意,綻放地像花朵一樣的新鮮景色。雁來紅前引雙蝶。相較有宋以降透過細勾細染的工筆傳統,齊老則是以墨色擦染出蝶,營造出既寫實且具有張力的畫面。
蜘蛛網夏荷-齊白石
蜘蛛網夏荷
  • 齊白石
  • H21.5xW29.5 cm
  • 水墨
  • 年代:1940s
  • 釋文:瀕生
  • 鈐印:齊璜敬寫、白石畫蟲
  • 作品主題:蜘蛛,荷花,夏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冊頁
夏荷盛開,一年之中最熱節候,農作物迅速生長,也是雨水甚多的時候。這時蓮花的盛開和清香,正可以做爲人們炎炎酷暑中的排遣,在齊白石筆下的荷花,淡墨暈染,搖曳生姿,飽滿的花朵從右下方開始延展到畫面左上方,生長的力量未曾停止,此時,一隻勤勉的蜘蛛在花瓣的微縫間,織出細緻的網。白石先生以這幅畫面,爲觀者帶來另一份空闊和清涼感。
蜻蜓點秋菊-齊白石
蜻蜓點秋菊
  • 齊白石
  • H21.5xW29.5 cm
  • 水墨
  • 年代:1940s
  • 釋文:八硯樓頭主者白石
  • 鈐印:老木
  • 作品主題:蜻蜓,菊,秋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冊頁
「菊花獨耐人間冷,開向苔枯木槁時。」寒露剛過、天高氣爽,露水日多,正是菊花盛開時節。白石先生曾讚嘆菊花能夠獨自承受人間冷暖,在眾葉凋零時,獨自綻放。這種能夠忍耐孤獨的品格,也是傳統文人中,格外推崇的君子特質。在這幅作品中,我們能看到齊老筆下,除了與其他作品同樣的活潑樸拙之外,純墨色的勾勒與渲染。也爲象徵君子之花的秋菊,增添了另一份素雅恬然之感。
兼葭飛蚊藏螻蛄-齊白石
兼葭飛蚊藏螻蛄
  • 齊白石
  • H21.5xW29.5 cm
  • 水墨
  • 年代:1940s
  • 釋文:白石
  • 鈐印:設色紙本 冊頁
  • 作品主題:飛蚊,螻蛄,拉拉蛄,蘆葦,秋,白露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冊頁
詩經中「蒹葭蒼蒼,白露爲霜」形容美女已成千古絕唱。白露時節,天氣轉涼,夜裡水氣在地面凝結成了霜,齊白石畫出了穿梭在夜間的飛蚊和螻蛄。螻蛄,俗稱拉拉蛄,它是一種具有趨光性,趨糞性,喜濕的昆蟲。這一種形貌較爲醜陋的形象,自古以來幾乎是很少入畫的,但在齊老筆下,我們卻可以見到它們各自在天地草木間,行走的神氣...
雙蜂舞辛夷-齊白石
雙蜂舞辛夷
  • 齊白石
  • 21.5x29.5cm
  • 水墨
  • 年代:1940s
  • 釋文:老萍
  • 鈐印:白石翁、白石畫蟲
  • 作品主題:蜜蜂,辛夷,木蘭花,春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冊頁
初春之際,辛夷花即已從綠葉未生枝頭初綻。辛夷又稱玉蘭花、木筆花,齊老曾有《畫木筆》詩:「二月春風長綠苔,眼昏不覺上階來。兒孫笑折花枝到,才晚牆頭木筆開。」寫下生活裡的一番生趣。   這幅畫中以濃淡墨分別勾勒出花朵的前後層次,及枝幹的生長方向。在潔淨的畫面裏點綴著藤黃與胭脂,從花心裏隱隱露出生機來。引來振翅舞動的蜂兒,似乎伴隨著花香,在空中遨翔著。
蓮蓬引蜓舞-齊白石
蓮蓬引蜓舞
  • 齊白石
  • H21.5xW29.5 cm
  • 水墨
  • 年代:1940s
  • 釋文:老齊
  • 鈐印:齊白石
  • 作品主題:蜻蜓,蓮蓬,夏,花卉草蟲冊二十開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冊頁
蜻蜓常出現在盛夏的池塘與溪邊。特別是在雨過天晴後成羣出現。在齊老這幅作品中,我們看到了大雨乍歇,大化洗滌而萬物滋潤,一幅生機蓬勃之茲。白石先生以乾筆線條,讓我們感知到池畔水痕的波動、毫無違和感。以重筆描繪雨後蓮蓬被大雨壓低了腰,在蜻蜓的飛舞暫歇下,更顯得搖曳生姿。
飛蝗福來-齊白石
飛蝗福來
  • 齊白石
  • H21.5xW29.5 cm
  • 水墨
  • 年代:1940s
  • 釋文:三百十印富翁
  • 鈐印:瀕生、白石畫蟲
  • 作品主題:蝗蟲,葫蘆,花卉草蟲冊二十開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冊頁
此幅畫中,細筆勾勒下的蝗蟲,活靈活現,似乎快要跳出畫紙。而齊老接著大筆一揮,以力道飽滿的筆觸,落筆、走行、環繞、頓挫、跳盪、飄灑,一氣和成,展現出葫蘆的凹凸意態、變化之美,在大面積留白的畫面中,留下了筆力行走的痕跡與韻味,也使得倒下的葫蘆,仍能把持重心,鎮住不受羈絆的蝗蟲。趣味盎然,讓觀者再三品味、不忍離開。筆觸與線條的充分運用、完美搭配,愈簡單而致微妙,在這幅畫中,完美的體現其繪畫特色。是白石先生藝術造詣的登峰之作。
秋蟬催楓紅-齊白石
秋蟬催楓紅
  • 齊白石
  • H21.5xW29.5 cm
  • 水墨
  • 年代:1940s
  • 釋文:木人
  • 鈐印:齊璜
  • 作品主題:蟬,楓葉,秋,花卉草蟲冊二十開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冊頁

楓紅五葉、毬果二只,伴隨蟬聲枝頭獨鳴。

齊老繪畫的特色之一,是使用明麗鮮豔的西洋紅入畫,如楓葉、雁來紅等生動的草木。西洋紅在民初時期,是別於胭脂、朱砂的珍貴外來顏料,因此齊老先生曾在收費潤格中寫道:「多用紅色者,畫價加倍。」 這幅畫中,秋蟬微微震動著翅膀,佇立枝頭,彷彿聽到一聲聲的鳴唱,催紅了滿樹秋楓。

香聞月季蝶蜂來-齊白石
香聞月季蝶蜂來
  • 齊白石
  • H21.5xW29.5 cm
  • 水墨
  • 年代:1940s
  • 釋文:白石畫
  • 鈐印:借山翁
  • 作品主題:蝴蝶,月季,薔薇,夏,花卉草蟲冊二十開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冊頁
進入立夏時節,雨水一點一點的增多起來,也來到了薔薇花科開放的時候,其中,月季花繽紛的顏色,以及花瓣層層交疊,隨風款擺的姿態,是特別顯著的,在齊老的筆下,也被多次細細地刻畫而出。此外,月季是一種從五月能延續到十一月中旬,多次開放的花類,「群花各自爭妍媚,天道王魁奴婢同。任汝此生全占盡,一年多少發花風。」白石先生曾在詩裡以幽默的口吻,與月季對話,描述它的神采。這幅畫中的蝴蝶,是齊老筆下經常畫的「黑婆子」,利用乾溼筆法,擦出蝴蝶羽翼上的鱗片,並以硃砂在翅尾及軀幹上,點綴出蝴蝶的精神。
貝葉蜂舞共蟬鳴-齊白石
貝葉蜂舞共蟬鳴
  • 齊白石
  • 21.5x29.5cm
  • 水墨
  • 年代:1940s
  • 釋文:星塘老屋後人
  • 鈐印:齊大、木人
  • 作品主題:貝葉,蟬,蜜蜂,秋,花卉草蟲冊二十開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冊頁
這幅畫以大面積前景,描繪秋蟬停留在有貝葉美稱的菩提葉上,然而齊老的畫面重心硬是讓觀者焦點凝聚在秋蟬身後,以精心點畫飛進的蜜蜂上,精緻刻畫的葉脈和薄可透光的蟬羽相映成趣,簡單的色彩呈現出素雅寧靜的氛圍。 此時,滿天轟轟蟬鳴聲中,一隻蜜蜂忽然跟隨而來,振翅飛來,低沉而輕盈的蜂羽聲,美而靈動突出畫面,彷彿想以嗡嗡振翅羽鳴,與秋蟬分庭抗禮,不讓蟬聲專美於前。精心的描繪了齊老蟲草間的故事與互動。
秋蟬鳴楓紅-齊白石
秋蟬鳴楓紅
  • 齊白石
  • H16xW24.4 cm
  • 水墨
  • 年代:1940s
  • 釋文:杏子鄔老民
  • 鈐印:杏子鄔老民
  • 作品主題:蟬 ,楓葉,秋,袖珍花卉蟲冊十開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冊頁
螳螂秋蟬戲楓紅-齊白石
螳螂秋蟬戲楓紅
  • 齊白石
  • H26xW20 cm
  • 水墨
  • 年代:1940s
  • 釋文:秋色佳白石
  • 鈐印:萍翁
  • 作品主題:螳螂,蟬,楓葉,秋,花卉草蟲冊十開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冊頁
荷花蜻蜓落-齊白石
荷花蜻蜓落
  • 齊白石
  • H26xW20 cm
  • 水墨
  • 年代:1940s
  • 釋文:
  • 鈐印:
  • 作品主題:荷花,蜻蜓,花卉草蟲冊十開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冊頁
葫蘆伴蝗蟲-齊白石
葫蘆伴蝗蟲
  • 齊白石
  • H26xW20 cm
  • 水墨
  • 年代:1940s
  • 釋文:三百十印富翁
  • 鈐印:白石
  • 作品主題:葫蘆,蝗蟲,花卉草蟲冊十開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冊頁
多利圖-齊白石
多利圖
  • 齊白石
  • H105xW43 cm
  • 水墨
  • 年代:年代:1948年
  • 釋文:釋文:多利 八⼗八歲白石并篆
  • 鈐印:鈐印:平翁 雕蟲⼩技家聲
  • 作品主題:荔枝, 蜻蜓,蟈蟈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立軸
在困頓時局中,齊老畫下了他曾在五出五歸時期,在欽州飽嘗香甜可口的荔枝。他曾回憶道「回到欽州,正值荔枝上市,沿路我看了田裡的荔枝樹,結著累累的荔枝,倒也非常的好看,從此我把荔枝也入了我的畫了。曾有人拿了許多荔枝來,換了我的畫法,這倒可算是一樁風雅的事」,南方的生活經驗裡醞釀出的視覺、味覺感受,讓先生住在北方的晚年,對此留戀不忘 。在白石畫中,經常借取體自身的吉祥寓意,為觀者帶來另一層祝福。他從累累的荔枝聯想到了「多利」,以具有金石趣味的題字,與畫中濃墨勾勒的提籃、樹枝,相映成趣。可稱得上是亂世之中,藝術家對於美好事物,最真摯的嚮往。
貝葉蜻蜓-齊白石
貝葉蜻蜓
  • 齊白石
  • H100.3xW45.6 cm
  • 水墨
  • 年代:1930s
  • 釋文:此葉佛家用以書經,稱為貝葉經是也, 中土所產只⼀樹 白石
  • 鈐印:借⼭翁 ⿑⽩石
  • 作品主題:貝葉,蜻蜓,螳螂,蟈蟈,蟬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立軸
人們有時將菩提葉比擬成貝葉,雖與傳統佛經貝葉有異,卻也是齊白石花草系列中極爲富有特色的主題之一。在菩提葉上,有清楚勾勒的葉脈,以及葉子隨風翻動的姿態。
延年(菊花)-齊白石
延年(菊花)
  • 齊白石
  • H84xW37 cm
  • 水墨
  • 年代:年代:1940s
  • 釋文:釋文:延年 三百石印 富翁
  • 鈐印:鈐印:木居士
  • 作品主題:菊,秋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立軸

延年,意旨生命與時間的長度,綿延不絕。

秋天的菊花,正延續著季節的生命,「菊花獨耐人間冷,開向苔枯木槁時。」到了天氣轉涼,露水日多的時節,也是菊花盛開的時候。白石先生曾經寫到菊花的特質,它是一種能夠獨自承受人間冷暖,在眾葉凋零時,獨自綻放的花朵。這種能夠忍耐孤獨的品格,也是傳統文士中,格外推崇的君子特質。

這幅畫中,齊老以濃墨勾勒出片片菊花花瓣,長於濃茂的墨葉之上,整體呈現出花朵的厚重感、茂密感。它們與畫面後方,幾筆帶有飛白線條構成的柵欄,一同展現出秋風的野勁。

夕陽山水圖-齊白石
夕陽山水圖
  • 齊白石
  • H94xW31cm
  • 水墨
  • 年代:1938
  • 釋文:戊寅夏悲鴻道兄寄予桂林圖片,遂畫此。客謂璜不畫山水,予以為此道不可亂造也 白石老人并記
  • 鈐印:白石 老木 借山翁
  • 作品主題:山水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立軸
葫蘆-齊白石
葫蘆
  • 齊白石
  • H138xW68 cm
  • 水墨
  • 年代:1943
  • 釋文:三百十印富翁 齊白石年八十三歲時居京華之作
  • 鈐印:白石草衣 借山翁 梨花小院思君 吾草木眾人也
  • 作品主題:葫蘆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立軸
秋趣貝葉-齊白石
秋趣貝葉
  • 齊白石
  • H120xW38 cm
  • 水墨
  • 年代:1940s
  • 釋文:秋趣 甲戌秋日錢君匋 借山老人齊白石八十七歲製於京華
  • 鈐印:君匋 白石
  • 作品主題:貝葉,蜻蜓,蟈蟈,螳螂,蟬,秋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立軸
秋菊蝗蟲-齊白石
秋菊蝗蟲
  • 齊白石
  • H31x48 cm
  • 水墨
  • 年代:1930s
  • 釋文:白石老人
  • 鈐印:白石
  • 作品主題:菊,蝗蟲,秋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扇面
成扇- 秋菊蜻蜓-齊白石
成扇- 秋菊蜻蜓
  • 齊白石
  • H31xW48 cm
  • 水墨
  • 年代:1930s
  • 釋文:九十三歲白石
  • 鈐印:齊白石
  • 作品主題:菊, 蜻蜓, 秋
  • 裝裱形式:設色紙本 扇面
  • 生於中國廣東省梅縣
  • 入族中私塾讀書,學名鳳鳴。從小隨祖父習石雕,跟父親習繪畫,臨摹《芥子園畫譜》
  • 母親被賣走,母子分離,終生未見。
  • 越級考入省立梅州中學。不斷自習作畫,受美術教師梁伯聰的賞識和指導。
  • 參加留法勤工儉學計畫
  • 以油漆招牌工作半工半讀學習法語和西洋素描,年底考入法國國立第戎美術學院(École Nationale Beaux-Arts de Dijon),受教於院長暨雕刻家揚西施(Yencesse)的門下。改名為林風眠。
  • 受院長賞識推薦,改就讀巴黎的國立高等美術學院(École Nationale Supérieure Des Beaux-Arts),並推薦進入學院名畫家柯羅蒙(F.A.P Cormon, 1854-1924)教授的工作室學習油畫。揚西施院長到巴黎看他,勸導他不能僅是停留在學院派的畫風上,不要受學院派桎梏,鼓勵他注意研究自己中國最優秀的藝術傳統,揚西施說:「雕塑陶瓷、木刻工藝,什麼都應學習,要像蜜蜂一樣,從各種花朵中吸取精華,才能釀出甜蜜來。」林風眠遂開始到東方博物館、陶瓷博物館研究中國傳統美術。
  • 入選巴黎秋季沙龍
  • 結束學業赴德研究藝術,於柏林生活一年。受北歐與德國表現主義影響,創作了大量油畫:《柏林咖啡屋》、《摸索》等。德籍奧地利人,方‧羅拉(Von Roda)小姐認識並相戀。